页面

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

劝认罪 ! 屠夫向律师透露当局指派心理师劝认罪



吴淦案会见简述:昨天下午与今天上午,本人两次会见了被指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吴淦先生。在完成各项预定工作后,吴淦还询问了外界的一些人和事,让我转达他对朋友们的谢意。
       我们还探讨了妥协认罪的事。吴淦说二会期间当局派来了两位女性心理师,给他做心理辅导。反反复复,其目的就是劝其认罪。吴淦要求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向当局转达,不必继续派员做说服工作,浪费时间和精力。因为她们无法用事实根据和普世遵循的价值观,来证明他的所做所为是错误的,从而使吴淦心悦诚服。用强迫与欺哄的方式使他认罪,足以证明他的所做所为是阳光的,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经得起时间检验。吴淦再次强调,无论做什么,他目前坚持两个最基本的原则:一、绝不会做无原则无底线的事。二、绝不会解聘律师,使用官方指定律师。
        吴淦还表示,近两年来的炼狱对他来说,所得大于所失。让他得以能静下心来思考以前的方方面面;使他知道如何能战胜魔鬼般的严酷摧残;帮他懂得如何长时间与各类嫌疑人相处,而又不与之一起沉沦。
       相谈甚欢,相见太短。到午饭时间,在警察的催促下,我们互道保重,结束了会见。
          葛永喜
          2017年3月24日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屠夫吴淦致董倩的公开信



致董倩的公开信
    董倩小姐,本人给你写这封信,是出于对你还有一丝期望的情怀。虽然我痛恨全世界所有专制及其帮凶,但对人性还是乐观的。大裤衩副楼被火烧,网民拍手称快;某男主播得喉癌,大家幸灾乐祸;因李东生当皮条客送女主播给康师傅而获得CCAV及怡红院美誉;网民把新闻联播愚民宣传模板用填空方式固定;毕福剑展现大裤衩里人群人格分裂状态,以上种种说明了你单位在民众心中的形象。不是民众价值观扭曲,而是制度扭曲了一切,这制度让你所在的媒体变成愚民工具,成为万恶帮凶,成为假大空的代名词,成为邪恶的代表,所以只有及时逃离才能洗去污点,才能获得人格独立与尊重。杜宪展现人性后,获得无数掌声与敬重,说明民众眼睛是雪亮的。卿本佳人,何必从贼?
    我希望你能出庭作证, 我也申请你作为证人出庭,把2015年8月1日我被黑头套强制带到你面前采访,你把当时所见所闻拿出勇气和良知告诉公众,告诉大家我如何揭露和怒斥坐在我斜对面对我犯下暴行的安少东,告诉公众他对我做了什么,告诉公众我的腰伤情况,告诉公众那天几个临时演员如何表演,我相信你会展现人性善良的一面。我对那天我没按他们安排的剧本配合说,让你们没法播出感到抱歉,不过回去后没少受安少东的折磨。那天让安少东坐在我斜对面是为了震慑我,这次有幸亲身经历了传说中的央视新闻制造过程,深度了解了央视和公安如何配合制造需要的新闻。神奇的国度,神奇的媒体,神奇的公安,才会制造出各种神奇的新闻。
    最后代我转达我对贵台的感谢。感谢贵台携手人民日报、腥滑社在我失去自由无法回应的情况下,对我进行文革大字报式批斗宣传,还好不是正面宣传,否则将是我一生的污点。被你们正面宣传、表扬,以后怎么做人?2009年,贵台和人民日报所属媒体,因邓玉娇案要采访我,本人有洁癖嫌脏拒绝了。人不与邪恶为伍,是做人的基本底线。
                   致信人:吴淦(超级低俗屠夫)
                                           2017年3月8日


“ 脑袋被驴踢了 ”天津三中院再刁难709家属和律师


2017年3月22日上午,我和余文生律师、李文足一起来到天津二中院大厅。余律师打通709案王全璋的经办法官周虹的座机,书记员一听是王全璋的律师,立即说:"周虹法官不在。"我拿起电话拨通刘毅法官的座机,也是书记员,干脆利落笑答"刘毅法官不在!"我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谎言,我只是问:"李和平案在3月5号已经满三个月了,现在是什么状态?"李书记员嘿嘿一笑,回答说:"不清楚。"
我说请你转达刘法官我的询问。
李书记员赶紧说:"咱得说好,您情绪不要激动!"我反问:"上次我打你了?"李书记员一愣道:"那倒没有!不过您上次确实激动!"他指我上次说刘毅法官"缩头乌龟"。我笑道:"我可保证不了。不过你可以打110,叫警察。"他说:"那我就不转达了!"说完就挂了。
下午,小马哥(马连顺律师)赶到,我们变成了一行四人。我跟小马哥说:"上午书记员连转达都不肯,下午我就说,我请了我的律师陪同,帮助我'情绪稳定'!"小马哥哈哈大笑,我也颇有信心。结果,在二中院安检大厅里,余律师年轻步健,先我们一亮律师证就被放行了。小马哥我俩一路聊着进了安检大厅,安检看完他的律师证非让他行李过X光机。小马哥怒斥安检头目:"律师不用安检!"那个头目继续不依不饶坚持安检。那个头目说一句:"请你过安检!"小马哥就大声怒斥一句:"律师不用过安检!"来往了五六次,小马哥道:"你把律师过安检的条文拿过来我看!"那个警号120072的家伙(就是去年带着法警把我跟文足二敏扔出二中院的人)跑进去打电话请示。这时围观的一个拿着公文包的陌生律师愤愤道:"天津的法院就是差劲,脑袋个个被驴踢了似的。律师根本不用安检!"我看他骂的过瘾,对他颇有好感,接上一句:"对,就是被驴踢了,才有2016年8月,审理709案!"
这时候,120072法警匆匆过来,又要查小马哥的律师证。这真验证了"脑袋被驴踢了"的话,那高大英武老兄,愣是不看律师证上的起止日期到2017年5月31日,非说年检的公章是"2015年度",当然了,2016年初审的不就是2015年的工作吗!(北京律师的律师证是个例外)。
其实,都是说辞。如果小马哥不是我的律师,一晃律师证就放行了!
后来小马哥终被放行,我们大家都笑道:你是来稳定峭岭情绪的,结果自己被逼的先"情绪不稳定了"。小马哥也道:"现在是一来天津就容易生气!天津不是个好地方!"
小马哥给刘毅法官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了。大家都认为法官是假装不在。
以前是刘毅法官不敢出来见李和平的辩护人,现在又加上周虹法官不敢出来见王全璋的辩护人。你们怕什么?
去年8月初,你们央视上审709的牛逼自信去哪里了?
缩头也没用,你们已经是历史名人了!谢阳、吴淦都让会见律师了,为什么李和平和王全璋不让?合理的推测是,和平全璋遭受酷刑致残!

709家属 王峭岭 
2017年3月23日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警察是黑的,法官是黄的”


2017年3月22日上午王峭岭及王峭岭的代理人余文生律师在李文足的陪同下来到天津市高级法院,继续追究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及无良律师温志胜、郭明的法律责任。依法对原南开法院、天津一中院两份驳回起诉的裁定提起再审申请。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峭岭,女,1972年2月3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朝阳区芳园里43号楼3122室。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住所地天津市南开区卫津南路76号创业环保大厦十层。
负责人温志胜,主任。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温志胜,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郭明,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李和平,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现羁押于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住所地天津市西青区大卞庄。
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天津市公安局,住所地天津市和平区唐山道26号。
法定代表人赵飞,局长。

申请人不服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16年10月9日作出的(2016)津0104民初9219号民事裁定书、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2月15日作出(2016)津01民终6867号民事裁定书,现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二)项的规定,提起再审申请。

诉讼请求:
依法撤销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16年10月9日作出的(2016)津0104民初9219号民事裁定书、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2月15日作出(2016)津01民终6867号民事裁定书
依法裁定本案发回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事实和理由:
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2016年10月9日作出的(2016)津0104民初9219号民事裁定书认为"王峭岭不符合起诉条件",而裁定驳回王峭岭起诉;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12月15日作出(2016)津01民终6867号民事裁定书以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定驳回王峭岭上诉,维持原裁定。申请人王峭岭认为上述两裁定涉嫌枉法裁判。
    查民事诉讼起诉条件是由《民事诉讼法》第119条规定:"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王峭岭一审起诉有明确的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确认合同无效也是民事诉讼的受案范围,被告住所地在南开区,原审法院也是管辖法院。王峭岭明显符合以上二、三、四项之条件规定。
    一审法院以《民事诉讼法》第119条第一项之规定驳回王峭岭的起诉,也就是一审法院认为王峭岭是与本案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而不符合起诉条件,王峭岭认为其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19条第一项之起诉条件的规定,一审、二审法院涉嫌枉法裁判,王峭岭不能接受这样的裁定。理由如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规定: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提交的民事起诉状时,对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且不属于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应当登记立案"。起诉条件成立与否,应该是立案审查,条件成立立案受理,不成立裁定驳回。本案立案已经受理,并交纳了案件受理费,法院无正当理由不能裁定驳回起诉。
王峭岭是李和平的妻子,系直系近亲属,其身份符合《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近亲属的规定,王峭岭、李和平具有直接利害关系,并受《婚姻法》所保护的。
李和平在被天津市公安局抓捕后,王峭岭为李和平委托了蔡瑛、马连顺两位律师,并签订了委托代理合同,天津市公安局也接收了辩护手续。根据《律师法》、《刑事诉讼法》32、33条等规定,刑事案件被羁押人的近亲属有权代为委托1-2名辩护律师,受托的辩护律师有权会见被羁押人,王峭岭为李和平聘请的两位律师,符合法律规定。律师法、刑诉法、最高检察院等五部门《保障律师依法执业权利的规定》第八条等规定: "近亲属为被羁押人委托的律师,其有权解除委托,但必须出具书面解除的文书并由办案机关转交辩护律师(所),被解除委托的律师要求会见被羁押人当面确认的,看守所应当安排会见。被羁押人拒绝被会见的,应当出具书面文书转交辩护律师。"至今,原告为第三人李和平委托的辩护律师蔡瑛、马连顺及其所任职的律师事务所,并没有收到李和平解除委托的书面文书,证明两位律师的辩护律师身份仍在依法、依约持续。在王峭岭为李和平委托的两位律师被合法有效解除委托之前。李和平无权委托其他律师为其辩护。因为法律规定被羁押人最多只能委托两位律师为其辩护。法律规定依法受委托的辩护律师才能到看守所会见被羁押人。温志胜、郭明在尚未担任李和平辩护律师时,就到看守所会见李和平,代表该律师事务所分所与李和平签署委托协议、并由李和平出具委托书,因其手段和途径违法而其受托行为无效。 三被申请人的以上受托行为,李和平对其委托行为,都与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办案机关天津市公安局提供违法会见机会有直接关系,为查明李和平违法委托三一审被告违法受托的事实,列李和平、天津市第一看守所、天津市公安局为一审第三人。
       综上,王峭岭作为具有关联性两份合同的当事人,作为李和平的妻子及直接利害关系人,有理由请求法院确认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与李和平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无效、有理由请求法院确认李和平与温志胜、郭明的辩护委托关系无效。
此致 
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 王峭岭
                  2017年 3月22日

今天下午三点,小马哥(马连顺律师),余文生律师,李文足和我四人,怀抱期待,在天津一看二看,要求会见,且给王全璋,吴淦,李和平三人存钱存衣物。(我们四人坐在看守所接待大厅里等着他们请示领导。这时四五个民警从里面小门出来,手里拿着某种证件,估计是工作证,一边走一边指着证件说:"警察是黑的,法官是黄的......"我们四人听了,先是愣怔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小马哥笑着解释给我们:"可能是证件上用来辨识的颜色。"我们才不管呢,就是听着太逗了!
玩笑收起,工作结果如下:
1:余文生和程海二位的律师证复印件早就被看守所放在接待室,属于一级防范律师。武警一看真人来了,不放行。上次竟然把两位律师放进去两道门,估计被认定为严重事故了。余律师被敷衍,不能会见。
2在二看门口要求存钱,经过一番交涉,小马哥以朋友名义存进一百块,而余律师,我,李文足都不能再存钱了。经过交涉,另开了一张收据,只能写李文足,马连顺的名字。余律师就成了"等",我连"等"都不是了。
三,一看窗口一看是我,连请示都不做了,直接让我自己打领导办公室请示。打了八次没人接之后,我打了监督电话,董警官接的,说给问问,就来了一个女警,让我写了申请书。写完申请书让存钱存物了。这个申请书我认为不合法,留待申请行政复议。
4我们四人要给吴淦存钱,被一口拒绝。二看给的理由:只有家属可以存钱。
5李文足给全璋带的衣物顺利存入。


我的不解:
1,余律师,马律师,李文足要以朋友名义给李和平存钱,被拒绝,理由:只允许近亲属存钱。我得好好研究一下法律条文。
2,为什么马律师可以为全璋存钱,存完钱后,连全璋妻子李文足都不能存钱?我跟余律师作为朋友都不能存钱了?
3给吴淦先生存钱也是这个疑问,因为在长沙,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可以为谢阳律师存钱。天津这样,应该不是全国统一。

私人求助:有关看守所存钱存物的法律规定,请私信给我名称,我去百度,因为709被抓律师已经一年八个多月,不让自由的存钱存物存书。再次感谢!

709家属王峭岭
2017年3月22日


 

余文生律师
《2017年3月22日李和平王全璋案维权纪实》
2017年3月22日上午王峭岭及王峭岭的代理人余文生律师在李文足的陪同下来到天津市高级法院,继续追究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及无良律师温志胜、郭明的法律责任。依法对原南开法院、天津一中院两份驳回起诉的裁定提起再审申请。
2017年3月22日上午11时王峭岭李文足余文生来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分别找李和平的主审法官刘毅、王全璋的主审法官周虹,结果答复是刘毅周虹及他们的书记员均不在。下午13:30王峭岭李文足余文生在马连顺律师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刘毅周虹及书记员均"不在"。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以实际行动拒见李和平王全璋的家属,以实际行动拒绝家属及家属委托的律师为李和平王全璋辩护,以实际行动向世人宣示中国"法治"社会。
      2017年3月22日下午15:00,王峭岭李文足余文生马连顺来到天津市第一第二看守所,余文生律师向门卫武警递交会见手续,在门卫武警处早已放着程海余文生的律师证复印件,余文生问:为什么放着余文生程海律师证复印件?门卫武警回答:你们俩来看守所需向看守所汇报。余文生说: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是防火防盗防程海余文生!最终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对余文生的会见要求未做答复,再次以实际行动宣示中国是"法治"社会。
       王峭岭李文足分别李和平王全璋存了衣服,李文足马连顺余文生王峭岭共同为王全璋存了,只能以李文足的名义开一张存单,开出来一看是李文足马连顺等为王全璋存款,余文生王峭岭被等了。


709家属和两位律师余文生,马连顺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覃臣寿:江天勇案办案情况说明


江天勇,系资深律师,2009年因办理"敏感"案件,没有律师所接收,北京司法局注销其律师证(并非违规),直到今日。
1、2016年11月21日,江天勇到长沙为另一个在2015年7月9日律师大抓捕中(709事件)被抓的谢阳律师家属提供法律帮助,在长沙火车南站失踪。随后其家人和广东陈进学律师在长沙南站、北京西站、河南省罗山县等报警求助,要求寻找,一直未能找到江的下落。
2、2016年12月份,江天勇一直处于失踪状态,其家人束手无策。江太太与我联系,其家人将江父签字的授权委托书邮寄给我,随之我正式介入本案,向国家铁路局、长沙南站等申请信息公开,要求查询江天勇是否经过该趟次高铁闸机。
3、2016年12月13日,我到长沙火车南站查找江天勇下落,与值班站长沟通要求查看11月21日当晚的监控录像,站长领我到监控室沟通协调,技术人员说因时间太久超过三天,没有能够查到。后在车站派出所问询,有警员说有印象抓到一个冒用身份证的河南人,71年的,行政处罚十天后放了,现在不知道在哪。第二天我随即持授权委托书、律师所函等到广州铁路局长沙公安处寻找江天勇及其处罚决定书,经该公安处法制科电脑查询得知确实有对江天勇进行拘留十天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但拒绝提供给律师。15日江天勇父亲江良厚也到长沙与本人在长沙公安处回合,要求索取法律文书,也被拒绝。当天我当面提交信息公开申请书(见后,同时也邮寄),公安处工作人员在没有告知接待人员姓名职务等情况下试图口头答复,被本人拒绝。随后离开公安处。十五日的接触,公安处人员全程拍摄录音录像。
4、2016年12月15日之前江天勇被失踪的日子里,没有任何一家国内媒体关注过江天勇的被强迫失踪、被秘密关押,国外有些媒体基于人道主义只是有零星采访与报道。突然,2016年12月16日晚上,17日凌晨,国内媒体纷纷抛出不敢署名的所谓新闻通稿,澎湃新闻首当其冲,标题基本采用"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格式(详细内容附后),特别突出其持有国家秘密、煽动访民攻击国家机关等。文中充斥着抹黑、构陷、污蔑的不实言辞。两位律师于17日发布第一份律师声明(附后)。共青团微博、公安部、法院微博等都进行自媒体抹黑。
5、12月23日,江天勇的岳父金西鹏收到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指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已经于12月1日对其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顾名思义,就是秘密关押,没有任何人能够监督,便于酷刑虐待。而一直出面寻找江天勇的江父江良厚,至今却一直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长沙公安局直属分局也没有接触过我们。这几天,本律师到北京昌平区松园派出所递交信息公开申请书,未被接受。随后向北京市公安局、公安部、广州铁路公安局等申请信息公开。
6、2017年1月17日,律师向长沙市公安局提交书面申请书要求会见江天勇,18日向长沙市检察院提交侦查监督申请书。后收到该直属分局的"不准予会见犯罪嫌疑人决定书",理由是"江天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而长沙市检察院对于本人邮寄和当面提交的侦查监督申请,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7,就长沙铁路公安处对我的信息公开逾期不予答复,我向长沙芙蓉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后该法院要求我补充材料,我先邮寄后当面提交材料,至今不予立案。
8、谢阳妻子陈桂秋教授(湖南大学)陆续透露说谢阳在被秘密关押期间被酷刑虐待,特别提到关押地点在国防科技大学干休所的招待所。随后谢阳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刘正清在会见到谢阳后,谢阳被酷刑的消息得到谢阳的确认(见陈建刚会见谢阳的笔录,17000字)。本律师也向湖南省检察院提交了举报书,举报相关人员对谢阳实施酷刑虐待,并且要求回避,至今未获得答复。期间,江天勇家属也多次收到骚扰,被警告不得会见外国大使馆官员、不得接受外媒采访,而此时国内媒体除了抹黑江天勇,没有其他人性的报道。
9、2017年3月1日、2日,环球时报、凤凰卫视、央视等国家级媒体铺天盖地的播放谢阳、江天勇的文章、视频,视频中的江天勇自污,承认其策划了谢阳被酷刑的"谣言",目的是为了迎合西方抹黑中国政府。此时,记者已经成功会见了处于秘密关押状态的江天勇,但我和陈进学律师、家属多次往返长沙、北京,均无功而返。
10、针对官媒铺天盖地的对江天勇进行的抹黑、游街示众,律师向广西区律协、南宁律协、湖南省检察院等邮寄"关于江天勇接受所谓环球时报采访一事的律师意见",对媒体的报道进行反驳。随后,结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对中国的第五次定期报告,本律师发布江天勇谢阳案的反酷刑意见及续意见(附后)。
11、自从3月1日谢阳出现在官媒之后,谢阳的律师再也不能会见谢阳。而我们,也至今没有能够会见江天勇。长沙市公安局至今没有给我们核实视频内容的真实性,其心虚至此可见一斑,更做实了外界对谢阳、江天勇在被秘密关押期间受到酷刑虐待的事实真相。                        


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高瑜案二审辩护词及补充辩护词首次公开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第四页
第五页
第六页

第七页

第八页
被充辩护词

高瑜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
二 审 补  充  辩 护 词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一庭
尊敬的袁丽忠审判长、孙伟、吴小军审判员
鉴于今天二审庭审时 高瑜 改变了一审庭审时的无罪辩解,做了有罪供述(辩护人尊重其选择,同时作为她的辩护律师也必须依据专业素养和职业操守独立履行辩护职责)和庭审情况(控方也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补充辩护意见如下:

一、高瑜非法持有中办九号文件的事实更清楚
    相对于本案一审判决认定的罪名所依据的事实、证据,辩护人认为,高瑜姚监复 处获得了中办《九号文件》的复印件这一事实更清楚,且没有争议(姚的供述、高的供述基本一致且无争议),从这一点上来说,本案似乎更符合刑法282条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的犯罪构成(当然也存在一定的法律障碍)。

二、高瑜 主观恶性不大,客观上也没有对国家安全、核心利益造成实际损害
    本案 高瑜 主观上出于澄清事实而不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故其主观恶性小,其行为客观上让执政党的主张得以在更广泛的范围内传播,应视为好事。实际上中办9号文件的内容在2013年7月以前,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三、高瑜 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不宜再羁押
至今, 高瑜 已经被羁押了19个月,在此期间辩护人会见过她二十几次。其中一次 尚宝军 律师会见时, 高瑜 吟诗一首以明志:"七十年中事,凄凉到盖棺。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从中似可一窥这位当代中国最杰出的女记者悲凉、孤苦的心态。 高瑜 年逾七旬,风烛残年,又身患心脏病、高血压、美尼尔综合症等多种严重疾病,其身体状况确属不宜继续羁押了。辩护人恳请法庭,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对 高瑜 从轻处罚,并依法裁定予以监外执行。

谢谢
辩护人:北京市莫少平律师事务所
                                                            

2015年11月24日      





被3.15晚会诬售核污食品 无印良品打脸央视

转自自由亚洲,请点击查阅全文


央视周三(15日)在3.15晚会上,指日本核辐射地区的产品大批流入中国,其中包括日本公司"无印良品"(Muji)的两种食品。在央视画面中记者撕开无印良品2款食品包装上的中文说明,指被覆盖的日本说明中,"产地"为日本京都区,而该地区在2011年日本海啸的福岛核泄露后,列入中国严禁进口食品地区名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三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中国媒体就有关日本核污染食品问题时表示,日本政府处理福岛核泄露资讯不透明,食品安全等相关资料缺乏说服力,警告日本不要做危害其他国家民众健康的事。

无印良品中国公司周四(16日),同在在其官方网站、官方微博上发布声明,指央视所称涉核污染食品的产地,实际上是该公司的母公司名称和位于东京京都区的法定注册地址,两款产品其实分别产自日本福井县和大阪府,并不在中国政府所禁的产地名单中;他们还在网站上发出原产地证明和质量检疫证明文件。


无印良品中国公司工作人员向本台证实官方回应,并称因为公司及时声明,销售未受到很大的影响。本台留意到声明中使用了"央视误解"的字样,显示温和态度,但对本台查询会否提出法律诉讼未有回应。

无印良品工作人员说:首先声明我们的产品不是在核污染地区生产的,它(央视)是有一个乌龙事件,是我们公司的注册地在那个地方,而不是生产地。所以它(央视)就是误导了一下,当天销售并未受到甚么影响,很多还是会相信我们的。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接受本台访问,他质问央视的低级错误难道只是记者的无知?这个错误如何通过国家级的媒体严苛的流程直到播出?他认为一个曝光伪劣产品的节目造假,其背后不排除政治意向。

郝建说:他们做新闻不可能连这么简单的日语……字典都没有吗?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他们睁著眼睛说瞎话,那么大台的记者,随便查下字典或Google都可以查到,我觉得有意识为主,是宣传方针指导下有意地犯下的无意的错误。闭起一只眼操控摄影机。他们媒体内部有这个词叫上宣,拍给领导看。

本台观察到,在近期蔓延的反韩国乐天超市的民族主义氛围中,无印良品官微声明下面近1万多条评论中,罕见出现网友对无印良品声援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