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7年1月2日星期一

旧文重拾:国际特赦专访:中国记者的理想还在

English Translation

今日是中国记者节。记者节于2000年设立,旨在表彰记者对社会所做出的贡献。但是,最近几年来,新闻工作者人权捍卫者维权律师活动人士仍不断地遭受中国政府的骚扰、恐吓、任意关押等暴力。我们采访到了目前旅居德国的自由记者、作家苏雨桐。苏女士曾在中国国内电台任职,于2010年因公开李鹏日记,被警察抄家后逃离中国。苏女士赴德后,仍与国内的同行保持联系,我们在此请她谈谈国内的记者面临的挑战,媒体环境的变化,以及中国记者的出路:
中国记者:不再戴着镣铐跳舞

img_20161107_175359
苏雨桐(左)2016年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

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媒体控制的加强是有目共睹的。几年前我在中国的时候也是做记者,过去的控制是隐性的,中宣部会打电话下达指令,什么能报道什么不能报道,比如一些敏感的话题,涉及访民的,少数民族政策,敏感的公共事件等,都不能报道,没有大规模的针对记者的抓捕或判刑。
而自2013-14年来,对媒体的控制变化明显,很多记者被经济罪名、寻衅滋事的罪名而构陷入狱,如新快报的刘永州和刘虎等等。当局打压记者的方式更加赤裸裸。记者在执行工作的过程中,如与被访者接触、探究事件真相的时候,就很可能被以寻衅滋事、经济罪名等罪名勾陷。
我在2010年刚刚到达德国时曾接受国际特赦组织的采访,指出中国记者是戴着镣铐跳舞的这样一个群体,而现在我想这个群体不是戴着镣铐来跳舞,而是戴着镣铐不能跳舞。
记者失去了发出真相声音的平台
另外,记者的平台正在迅速的消失,中国曾经有很多非常好的报纸,要么是在压力下转型,转变报道方向,如南方都

公民记者幸清贤以涉嫌
公民记者幸清贤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关押

市报、新京报、京华时报等,很多报纸慢慢失去了原来的初衷和方向,被迫沦为党的喉舌,那么很多记者就失去了发出真相声音的平台。我当时认识的很多非常好的记者都已经退隐江湖了。如果不退隐的话,再往前行就可能是监狱。
在这种情况下,我和他们交流的时候,他们也感到非常非常的压抑,但是他们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个现状。比如新快报从一开始对国家机关喊放人,到最后认错,这样一个过程,包括南方系的抗议等等,都是昙花一现,因为局部的媒体抗议,都不能改变整个大环境。我想从中央下来的打压,目前看来还是凑效和强有力的。记者在打压面前,力量对比的强弱是非常明显的。
当局严控媒体是为了钳制老百姓的思想

知名博主卢昱宇和女友李婷玉因整理发布中国各地的群体事件,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
知名博主卢昱宇和女友李婷玉因整理发布中国各地的群体事件,而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

很多老百姓通过媒体获取信息,有人说过,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中国人的礼物,正是因为有了互联网,很多中国老百姓
知道了比过去更多的信息。在互联网时代,一年群体事件会发生几十万起,比过去有明显的增长。老百姓不再那么驯服了。
记者如果去报道、揭露真相,比如早期的南方都市报,报道了很多这方面的新闻,那么老百姓就会逐渐看清执政者的真面目。执政者会认为媒体会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会危及到他们的政权,那么我想这是中共打压媒体、控制言论的根本原因,就是为了钳制老百姓的思想。
对记者的打压只是当局对民间社会打压的一部分
媒体环境发生非常明显的变化,是从2008年开始的。在奥运前夕,当局开始对异见人士进行大规模的抓捕,对四川汶川地震的信息进行控制。那年几百人签名的08宪章事件,使当局认识到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对他们是不利的,以前隐性的打压逐渐明朗化。

人权活动人士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而被以人权活动人士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而被以"煽颠罪"判监禁。

2008到2010年间的福建三网友案,是中国公民行动当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个案例,这是公民街头运动走到高潮的一个标志。当年王荔蕻、朱承志、屠夫(吴淦)带动网友走上街头,关注点从三网友案延伸到其他公共事件。公民不仅仅是走上福州的街头,在北京及其他城市出现了大规模的围观行动。
当局对这样街头事件就立刻推出打压政策,包括在刘晓波获奖前夕对很多人实施抓捕、抓捕王荔蕻等等。2011年,蔓延到中国的" ",有数千人被喝茶、骚扰,几百人被抓捕,包括艾未未、唐吉田、滕彪等,都被抓捕,当局的暴力行动升级,赤裸化。

之后,当局对持续的公民行动继续进行打压。

对媒体打压也是对民间社会打压的一部分。如果媒体不听指挥,就是当局的对立面。


红色价值观在海外的渗透
整个世界范围内,中共不断地收购中文媒体,发表为中共场赞歌的文章,整个舆论导向就是为中共针对海外的华人做宣传,包括华人的餐馆,或者是华人聚集区,他们就免费发放报纸。而且不限于此,比如在澳洲收购的媒体会雇佣外籍员工,所以看似是外媒,实则是中国政府控制的外媒。在两会上,提问的澳大利亚的记者其实是伪外媒的记者,他们就把真正给外媒记者提问的机会和时间给占用,而他们提出的问题当然都是给中国政府唱赞歌的。我觉得这种扩张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还有一种趋势是,他们在海外的公共电台进行人员等各种形式的渗透,比如海外的国家电台会出现一些异常的报道现象。
中国当局一手将国内的媒体平台控制住,严格地打压,另一手就是对海外媒体的渗透。有些海外的人士,其实不是很了解中国,他们会觉得中国是这样的,中国其实是在海外达到虚假宣传的目的,这与央视对国内民众的洗脑没有什么两样。中国对外国媒体的渗透非常危险,值得我们警惕。
国内记者尽管屡受打压,但理想还在

贾葭
媒体人贾葭于今年三月份因公开信事件"失踪"

国内记者的理想还在,比如贾葭曾在凤凰网做记者,在腾讯大家做负责人,这样的媒体人始终还是很有韧性的,在利用现有的狭窄空间,做一点点发声。贾葭今年三月份曾经因为求习近平下台的公开信事件被抓,这样的媒体人,尽管受打压,但他们的理想还在,火种还在,只不过因为没有一个发声平台。有的记者通过自媒体,比如公共号等发声。比如以前南都的评论作者宋志标也是通过办微信公共号,在继续写文章发表。很多知名的被打压的媒体人,很可能在继续寻求战场,或是等待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