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刘正清律师:谢阳案重大变化,不准律师会见


刘正清律师:今天会见不到谢阳

今天(2017年2月28日)上午10:06进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准备会见谢阳。向值班人交律师会见手续时,该 值班人说要我到二楼找看守所的尹所长。去看守所前我打胡副所长留给我的手机号码无人接听(之前胡说会见前先与他联系)。

我跟尹姓所长亮明我要会见谢阳,尹说谢阳不能见,有人正在提审。我说下午能见吗?尹说下午也不能见,这几天都不能见,他们都已经预约了,这几天都要连续提审。

问他是那个部门在提审。尹说是专案组。我说"好,那你48小时内安排我会见,我在长沙等。"尹说"48小时给你答复。",我说"不,不是答复,而是48小时内安排我会见!48小时内安排会见法律是刚性规定"。尹说他会跟有关部门沟通答复我。

我最后提醒他说"安排我会见不是新闻,不让律师会见肯定是新闻!连续提审不是阻挠48小时内安排律师会见的法定理由!"


《王全璋案2017年2月27日情况通报》



2017年2月27日上午10:20,李文足、王泉泉、程海、余文生,在王峭岭的陪同下,来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诉讼服务大厅。 我们先后打了王全璋案主审法官周虹的电话,得到的回复是周虹不在。余文生、程海要求将王全璋的辩护手续,交给周虹的书记员,但是该书记员拒绝接受辩护手续,说必须征求主审法官周虹的意见,并告知余文生、程海,王全璋现在还没有律师。我们又打了刑庭的内勤电话,内勤说找周虹,最后也没找来。我们又打了监察室投诉电话,监察工作人员回复说也没有找到周虹,并拒绝了我们的投诉。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实际上都是在推诿。一直等到中午法院下班,我们也没见到周虹,问诉讼服务大厅接待人员找谁,得到回复只能找主审法官。此行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拒绝接受程海、余文生递交王全璋的辩护手续。程海、余文生只能回北京后用EMS快递的方式向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递交王全璋的辩护手续。

下午两点程海、余文生律师,在李文足、王泉泉、王峭岭的陪同下来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程海、余文生律师向守门武警出示律师证及会见手续后,进入了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第一道门,又向第二道门守门警察出示律师证会见手续终于进入了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在办理会见的窗口,程海、余文生律师将王全璋会见手续及律师证递交接待警察,那个接待警察对余文生、程海律师的辩护手续进行了极其苛刻的审查,态度极端恶劣,在查会见手续没有任何瑕疵后。接待窗口多名警察纷纷离开窗口,程海、余文生只好在窗外等候。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半左右,天津市公安局的李斌,又出现在程海、余文生面前,这次他代表的不是天津市公安局,这次代表的是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告知程海、余文生,天津市公安局派他来的,说王全璋在检察院阶段,曾经有一个声明,"声明不要家属聘请的律师,也不要办案单位找的律师",所以看守所拒绝程海、余文生会见王全璋。程海、余文生据法力争,看守所均以"无法"方式应对。程海、余文生律师一直等到看守所下班,只好离开了看守所。对看守所的行为,程海、余文生明确向李斌表示要对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控告。                        



2017年2月26日星期日

图说中国:特勤耳目费




FBI调查美大学华裔女校长,赴美前曾为中共上校




福克斯新闻独家报导,位于弗吉尼亚州北部,距离美国防部仅4英里(6.4公里)的管理技术大学(The University of Management and Technology,以下简称UMT),创立于1998年。据学校网站介绍,这所大学和北京及全球各大学都有伙伴关系,过去5年已有5,000名毕业生,并且"以校友被派驻美军全球驻地为荣"。

然而,UMT不为外人所知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司法部、国防部、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和海军刑事调查局(NCIS),可能早于2009年就开始调查UMT领导阶层和中共的关系。

2012年12月,FBI曾两次高调搜查UMT及校长陈燕平和其先生位于弗吉尼亚州北部的寓所。根据福克斯新闻取得的文件,在FBI内部,这个调查被归类为反间谍高敏感案件。陈燕平的先生弗兰姆(J. Davidson Frame)担任UMT的教务长。陈燕平和中共军方背景

陈燕平,64岁,1987年带着她的女儿王乐乐(音译,Lele Wang),由北京来到美国。在中共资助下,1999年取得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公共政策博士学位。

在其博士论文中,陈燕平感谢父亲陈彬的指导。陈彬是中共少将,曾任国防科工委主任、中央委员会委员,是中共太空计划的重要参与者。

福克斯新闻独家获得两张陈燕平早期的照片,一张是陈燕平年轻时身着中共军装的照片,显示她可能曾任中共军官。另一张照片是陈燕平拿着中共军装,弗兰姆向其行军礼。三名独立专家说,这是中共军方上校制服。

专研中共军队的专家布拉斯科(Dennis Blasko)看了陈燕平身着中共军服的照片后,告诉福克斯新闻,"如果有人穿着那件军服,我会认为那个人极有可能是在中共军队服役的军人"。

至于另一张陈燕平拿着中共军服的照片,布拉斯科说:"这是1987年到2007年间中共军服,那件军服上有着'三星两杠',这是上校军衔。"由此判断,陈燕平或曾是中共上校军官。


美国维吉尼亚州管理技术大学(UMT)创办人陈燕平,遭美国FBI等多个部门调查她和中共军方的关系,以及是否泄露UMT学生信息或美国军情给中共。(FOX新闻视频截图)

布拉斯科强调,非军方人员不可能买得到中共军装上的徽章,"必须有服役单位出具证书才能购买"。另外二名专家也认同布拉斯科的说法。

2012年FBI调查时,陈燕平否认她曾是中共上校军官,强调只参与中共太空计划,而且是一个"民间机构"的计划。然而,专家说,中共民间和军方太空计划是互通的。陈燕平涉嫌隐瞒中共上校身份

退伍军人斯蒂芬.罗德斯(Stephen Rhoads)告诉福克斯新闻,2012年FBI为了调查UMT而找上他,当时他在UMT负责退伍军人招生工作。福克斯新闻记者取得的电子邮件及其它相关文件,证实罗德斯在这件调查案中扮演关键角色。

"当她(陈燕平)发现我曾是一名美国陆军军官时",罗德斯说,"她脱口而出地说'哦……我也曾是一名上校'","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她完全没有否认。"

罗德斯说,当时他想陈燕平可能曾在美军服役,问她是否在德州接受训练,结果她笑着回答:"哦,不是,我是在中共军队。"

罗德斯表示,陈燕平在美国申请移民身份及入籍时,刻意隐藏她与中共的关系。根据福克斯新闻记者取得陈燕平填报的入籍表格,在表格上的其中一个问题:"你是否为共产党党员或者与共产党或任何其它极权主义政权有关系?"她回答:"不是(没有)。"不久,她归化为美国公民。

对于陈燕平或造假文件取得入籍资格,具有20多年调查移民欺诈经验的弗尔尼尔(Ray Fournier)说,陈燕平如果真的造假,那么在她下次更新美国护照时,如果被美国官员认定她造假而且是重复地做虚假陈述,那么有可能会取消她的公民身份。UMT学生个人信息恐被中共取得

除了陈燕平与中共的关系,调查人员同时注意到她创办的网络大学UMT,是否任由中共取得UMT学生个人信息。

陈的女儿王乐乐2012年在UMT工作,当时她告诉FBI调查员,UMT北京办事处的承包商有权限进入UMT学生数据库。

罗德斯说,UMT招收军方学生,并要求他们提供军中服役记录,并将这类记录"上传到一个O驱动器"。这种记录详细记载军人在军中的所有经历,包括在哪里训练、如何训练、多长时间,而这些都可能会"被中共由远程进入取得"。陈燕平试图取得美国军事机密

罗德斯还透露,陈燕平对位于俄亥俄州莱特派特森空军基地(Wright-Patterson Air Force Base)特别地感兴趣,这是一个研究和技术中心。除此之外,他说:"她要我去位于偏僻小镇的军事禁区和国民警卫队中心,并且搜集信息,包括谁在那里?有多少人?"FBI试探陈燕平的反应

有关FBI和他的接触,罗德斯回忆说,FBI请他告诉陈燕平,他要在弗吉尼亚州向陪审团作证,FBI想知道陈燕平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

罗德斯说,当时陈燕平并不知道他和FBI合作调查她的案子。他依照FBI指示告诉陈燕平将要去作证,陈燕平回答:"哦,你不要告诉他们(陪审团)任何事情,告诉他们我们互不认识,你什么也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是中共军队上校,他们永远不会有证据说我是中共上校。"虽被调查 UMT继续获得补助

虽然FBI调查UMT高层是否涉及间谍活 动,UMT仍获得国防部及退伍军人事务部提供学费援助计划共600多万美元。

罗德斯说,联邦政府持续补助UMT,对美国士兵来说是件坏事,对纳税人来说也是一件不好的事,为国服务的人及纳税人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根据福克斯新闻取得的电子邮件,罗德斯及至少一名FBI调查员曾提醒国防部,但国防部仍然和UMT签署备忘录,在2014年至2019年补助UMT。一名FBI调查员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已告知主管及助理检察官国防部和陈燕平续约的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国防部发言人Laura Ochoa以电子邮件回复福克斯新闻说,该部正在调查国防部与UMT签署的备忘录。

另外,消息人士告诉福克斯新闻,承办这个案子的弗州东区助理检察官吉利斯(James P. Gilllis),目前正在和FBI讨论起诉本案涉案人员的可行性。

福克斯新闻记者想了解UMT运作、陈燕平与中共军方关系、UMT学生军中服役记录是否被窃取,以及UMT如何运用政府补助的数百万美元经费,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一再要求采访陈燕平和她的先生,但都被以太忙或不在为由回绝。

根据UMT网站,已招收近2万名学生,其中10,710人获得学位。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云南省长将白丁精神进行到底,再出丑“读错字”



据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2月20日消息,中国外交部和云南省政府在北京举行"开放的中国:魅力云南 世界共享"全球推介活动,外交部长王毅、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先发表演讲,继而云南省长阮成发发表讲话,介绍"美丽七彩"的云南,诚邀世界共享云南魅力。
据悉,阮成发在发表讲话时,在念到 "我们有中国最长的峡谷怒江大峡谷、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抚仙湖"时,把抚仙湖念成了"抚优湖"。据现场视频显示,阮成发发现念错后迅速改口进行纠正。
对此,有网民讥讽:作为云南省的封疆大吏,阮成发居然对云南名胜抚仙湖如此漠生,以致念成了"抚优湖",令闻者无不哑然失色,立刻成为笑谈。
还有网民称:"云南省长不知道抚仙湖,太说不过去了"!"刚刚把昆明的滇念成镇,丑闻还没有过,又来一次。云南人民够失望的"!
2016年12月28日,沪昆高铁全线开通,当月16日刚刚履新的云南副书记、代省长阮成发在通车仪式上致辞,称高铁开通是云南铁路建设史上的一件大事。但是,他在致辞时,连续两次把著名的"滇越铁路"念成"镇越铁路"


便衣骚扰威胁江天勇父母,派出所试图安装监控













江天勇父亲于2月21日对外透露:今天有三名便衣,自称是公安局的,他们手里拿着几张报纸,说江母接受了外国人的采访,让外国人压他们,说江的母亲睁眼说瞎话,江的母亲很生气,说:"是,我的一只眼瞎了,但我说的是事实,你们公安局的眼没瞎,却在说瞎话!我儿子到今天失踪整整三个月了,到现在也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
视频:江天勇父母在儿子失踪后泣血寻子



请点击查阅自由亚洲:警方试图在江天能父母家附近安装监控

709案被捕律师江天勇已被当局秘密扣押三个月,派出所警察周日(19日)到江天勇父母邻居,试图安装监控摄像头被邻居拒绝。当地一名副镇长也向江父发出警告,不要接待外媒记者或网友的来访。江天勇妻子亦呼吁当局,在丈夫被监居的地方安装监控设备,藉以增加透明度。(吴亦桐/高锋 报道)
被扣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向本台透露,江天勇父母居住地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涩港镇的派出所,周日(19日)到江父邻居家中,试图安装监控摄像头,但被邻居拒绝,邻居面对江家其中一个主要进出的大门,如果安装监控摄像,警方对江家的访客可尽收眼底。另外金变玲也透露,当地的一个副镇长近日亦曾到江父家中,警告其不要接待外媒记者或网友的来访。
英国独立电视台(ITV)不久前到江家中采访并播出采访视频;之后包括德国、瑞典、瑞士、荷兰四个欧洲国家的外交官,便到江家探望。金变玲认为,安装监控摄像头是派出所受命国保,试图对江天勇父母严密监控。
金变玲:这些应该都是国保指使的,派出所去执行的。到今天江天勇失踪已经整整三个月了,到现在我们家属也不知道他关在哪里?这个摄像头应该安在江天勇被指定监视居住的地方,我也想申请监控录影,看看江天勇被失去自由的这三个月,都遭受了什么。呼吁不要打搅江天勇父母的生活,如果你们把江天勇放了,也就不会出现媒体采访或这么多人关注这个事情了。
本台拔打了涩港镇派出的的电话,一位当班警员称这是"天网工程"的需要。
派出所警员:装摄像头是我们挑三个地方,然后是建立天网,就是那个摄像头装在主要位置上,是有利于以后破案的。
官方资料显示,天网工程是公安部与资讯部联手,为城市安全和管理需要对固定区域进行即时监控和资讯记录的视频监控系统。早在2013年已在中国各城市建成。郑州维权律师马连顺认为,警员所称的天网工程完全是一种藉口。
马连顺:不要相信他说的那个,肯定不是(天网工程),这和陈光诚那个案件一样,就是他要对每个角落实行监控,没有正当性。
异见艺术家艾未未周日在推特和Instagram ,上载五年多前(2011)采访江天勇的录影,视频中江天勇详细讲述了在当年的中国茉莉花事件时,他遭国保秘密拘押的两个月期间遭受酷刑的经过。金变玲担忧丈夫在此次失踪的三个月期间,亦遭同样的非人道对待。
金变玲:之前江天勇都没有跟我详细说他在里面经历了什么,我看了艾未未这视频之后,我就想江天勇失去自由这三个月,又传出李春富、王全璋、李和平还有谢阳律师遭受的都是严重的酷刑,所以我更加担忧江天勇这次经历的酷刑更加的严重。
维权律师江天勇曾多次被国保秘密扣押和施以酷刑;709事件后,江天勇为被捕律师奔走呼吁,去年11月下旬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情况及探望谢阳家属后,在返京时与外界失联;其后江天勇父母收到当局指定监视居住通知书,指江天勇涉缣"煽颠"罪行。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会见遭拒,目前仍不知其具体下落。


2017年2月21日星期二

屠夫吴淦请律师代为发出敦促书



2月21日,吴淦的辩护律师葛永喜发布屠夫在看守所发出的敦促书

敦   促  书

本人自2016年1月8日关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以来,包括之前的秘密关押。本人一次次要求会见驻所检察官,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转告了驻所检察官。但是驻所检察官不来见我,至今我未见其人。案子在审查起诉阶段,我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的宫宁和谢景春两位检察官,举报控告办案单位、关押场所的安少东、袁溢、管进童等人对我犯下的酷刑虐待、人格侮辱,强迫接受采访,胁迫我放弃请律师的权利,侵占我个人财物等等罪恶。但两位检察官渎职不受理,谢景春更是恬不知耻说:"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是刑讯逼供。"正是由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驻所检察官及第二分院的检察官不履行职责,本人至今仍遭受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虐待。

但我的遭遇并不是个别案例。正是由于他们渎职不作为,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违法现象非常普通、严重。在我所羁押过的几个仓室里,据我调查了解统计(经济案除外),有70%的嫌疑人遭办案人员刑讯逼供。有不少人财物遭办案人员无手续地私自侵吞。他们要么见不到驻所检察官,要么案子到检察院、法院时,向他们反映,石沉大海没有下文。如果检察院愿意履行职责,我愿意提供名单。

 据此,本人敦促天津市检察院履行职责,接受我的举报,查处办案单位、羁押场所有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追究驻所检察官、宫宁、谢景春的渎职责任。
 
以上敦促看起来有些天真,我无非是想让大家看看一群口喊法治的司法人员如何知法犯法。让公众知道真实的司法环境。就如大家看到的8.12天津瑞海爆炸案,几十名被告一审判决后都未上诉,其中真正真相是什么?大家永远不知道!若不是他们被关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我也如大家一样不知真相。另外,和我关在一起的一名仇姓的涉嫌人(涉嫌故意杀人罪)。当事人不愿意接受采访,看守所竟然安排同仓室的嫌疑人接受采访。许多真相就是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最后,和写我起诉书的宫宁、盛国文、曹纪元三位检察官说一说。如果我是你们的亲友,我都替你们感到害臊。起诉书写得像表扬信一样,满纸都是文革腊肉腐尸味。让人以为这是秦二世、赵高时代的罪状。

敦促人:吴淦

二0一七年二月八日



 

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

视频:艾未未采访江天勇,江披露在中国茉莉花革命期间遭秘密拘捕和酷刑经过

艾未未在推特上发出他于2011年9月28日采访江天勇的视频。
江天勇为中国知名维权律师,一直活跃在中国维权一线,因代表敏感案件遭当局多次秘密抓捕和酷刑。2016年11月21日在长沙探访709律师谢阳的家人及到看守所了解谢阳与律师会面受阻的情况后失联。12月23日中共当局向其家人发放通知,以涉“煽颠”罪名对其采取指定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会见遭拒。
@aiww 
More
28.9.2011, Ai Weiwei interviewed human rights lawyer Jiang Tianyong, who has been illegally detained last November.

2017年2月17日星期五

德国总理回信江天勇妻子,对709律师命运表示关注

转自自由亚洲,请点击查阅详细报道



 本台曾报道江天勇妻子金变玲上月致函德国总理,请求默克尔关注709律师的情况,金变玲周四(16日)收到默克尔的代表回信,指德国政府将再次向中国政府,提及在柙709人士的命运,并指他们的健康状况及与律师、家人的联系,是德国政府的关注点。(吴亦桐/李莱 报道)

江天勇的妻子对本台透露,她于周四(16日)收到德国总理默克尔委托的总理安全和外交政策顾问克里斯托夫‧霍伊斯根(Dr. Christoph Heusgen)的回信,指德国政府非常担忧江天勇目前的处境;德国政府将以目前的局势为契机,再次向中国政府提及江天勇以及其他在柙律师和活动人士的命运,他们当前健康状况、他们同律师、家人的联系,将是德国政府的核心关注点。德国政府希望通过努力,为改善人道局势做出贡献,亦期待江天勇早日得到自由。

金变玲说:收到默克尔总理的回信,我感到心里有了一丝丝希望,我知道德国政府一直很关注中国人权。在709事件上,我们也看到了世界各国对中国政府人权的谴责,而对这样的国际关注,中国政府难道就充耳不闻吗?要与世界上大家都尊重的价值背道而驰吗?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本台表示,德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一直非常坚持和担当,德国政要访问中国时都会与民间人士会面,前东德历史让德国的很多政治家对专制独裁有著清醒而深刻的了解和警示。

胡佳说:德国因为经历过纳粹和共产主义的肆虐而形成了人道、讲求人权的国家人格,当我们只要说明中国的体制是东德的环境,我们每天接触的国保、国安是前东德的"斯塔西"的时候,德国的人士已经感同身受。从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到发声的频率,德国也是排在最前列的国家之一。在这点上,我们对德国政府是非常赞赏和感谢的。

709律师李春富上月12日被保释,其后确诊患上精神分裂,而李春富在短暂清醒的间隙透露在被关押期间遭受严重酷刑逼供和强迫服用不知名药物,这使709案的家属们陷入巨大的担忧。金变玲上月16日写信给德国总理默克尔,请求她关注709在柙律师和维权人士的状况,并发挥她的影响力,促使709在柙人士早日获释,要求公开江天勇被指定监视居住的地点、安排律师会见。

默克尔2015年10月底访华期间曾与江天勇会面;去年10月德国副总理、现德国外长加布里尔在北京的德国使馆会见了9名活动人士,其中包括江天勇。加布里尔周四(16日)在波恩与出席G20外长会议的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会谈,金变玲再次向加布里尔呼吁,向王毅直接询问709案律师处境。

金变玲:我希望德国外长直接问王毅,让他们对709事件做一个回答。

709大抓捕发生后,德国政府多次发声,去年11月在柏林举行的"中德人权"对话上,709案为德国政府向中方提出的重点案例;而刚当选为德国总统的施泰因迈尔在去年12月,将首届"德法人权奖"授予709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





权平煽颠案一审,法院称事实还未完全查清

转自自由亚洲,请点击查阅详细报道

爱尔兰人权组织 Front Line 发表声援权平的声明


归国留学生权平被控"煽颠案"周三(15日)开庭,法院称事实还未全部查清,目前未有判决。起诉书内容显示,当局企图对言入罪。另外,官方设障阻止律师介入,其家人在官方压力下,无奈解聘律师。(吴亦桐/黄乐涛 报道)

权平被控煽颠案周三在吉林省延边洲中院开庭,家人疑遭受巨大的压力,继续对外封锁消息,本台透过法院工作人员了解到,案件还在审理中,案情事实还未最后查清,对外发放消息需上级统一确定。

法院工作人员:今天我们这个案子刚刚开庭,开庭的情况是还没有最后审理清楚,事实没有查清、查完,整个程式还没有走完,整个案件事实没有查清楚之前,整个案件没有最后宣判之前,我们还是从负责任的角度,对自己负责,对单位负责、对社会负责的角度,我们还是按照统一的要求来做最好。

权平的母亲李莲花则拒绝透露任何资讯。

李莲花:你们别再打电话给我了好吗?

本台记者透过可靠渠道获得部分起诉书内容,指控权平于2014至2016年间,通过推特和脸书发布了80馀条"诽谤、侮辱国家政权及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图片和视频"。本台尝试联系公诉方延边州检察院检察员崔晓英和助理检察员金元峰,但并未成功。

本台早前报导,在权平被捕后,当局一直向权平家人施压,官派律师也不断游说权平家人接受有罪指控。家人其后觉得可疑,于上周三(8日)聘请北京律师梁小军和张磊介入该案。

但两位律师自介入该案后,就受到不明人员全程跟踪和拍摄;延边中院亦设置障碍,要求两位律师提供北京司法局出具的介绍信,而北京司法局于周一约谈两位律师,要求他们退出该案,同一天,权平家人疑在官方压力下,与律师解除代理协定。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局此次以权平的言论入罪,明显意在打压中国有思想的年轻一代。

邹幸彤:权平这样表达自己的想法,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年轻人。这也是对一个年轻人很不公平的打压,现在就连一件比较有讽刺意味的T恤衫都不能容忍,可能是因为对习近平有针对性的T恤衫吧。

现年29岁的权平曾在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留学,曾在脸书上多次发表声援709律师及中国良心犯,并公开纪念六四死难者。因拟于去年10月1日穿著写有批评习近平标语的文化衫上街游行,于前一日遭国保秘密拘捕,其后被控起"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殴打"占中者"7港警全被判2年

2014年10月中旬,香港媒体公布警方在驱散"占中"示威者时,涉嫌殴打公民党成员曾健超的视频。案件2月14日公布裁决,裁定被告全部罪成.还押3天后,法庭今日(17日)上午宣布,7名被告全部被判两年,不可缓刑。此外,被告陈少丹另被裁定普通袭击罪,被判1个月,同期执行。辩方律师表示会上诉。


7名警务人员于2014年10月15日非法"占中"期间,涉嫌在金钟龙汇道的变电站殴打曾健超,7名警员事后同被控一项意图导致他人身体严重受伤罪名,其中一名警员另涉嫌在中区警署接见室掌掴曾健超,被再控一项普通袭击罪。7被告自2014年10月16日起已被停职,同年10月26日被捕。

案件经多日审讯后,法官杜大卫于2月14日颁下224页判案书,裁定七名被告,即总督察黄祖成(49岁)、高级督察刘卓毅(30岁)、警长白荣斌(43岁)、警员刘兴沛(39岁)、警员陈少丹(32岁)、警员关嘉豪(32岁),以及警员黄伟豪(37岁)有意图而导致身体受严重伤害罪名不成立,但交替的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成;另第5被告陈少丹一项普通袭击罪成。

法官判刑时称,警员执勤时犯法须判处阻吓刑罚,以防止他人仿效及避免损害公众信心。法官斥责被告不但令警队蒙羞,更损害香港声誉,即使各被告犯案是想制止曾健超的违法行为,他们当时又在非法"占中"行动期间承受沉重压力,但也不是袭击理由。各被告是现役警员,执勤时犯案,当时事主已被绑手,被告仍恶意袭击,案情非常严重,故适宜判监,不宜缓刑。


法官杜大卫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六四民主人士于世文监居期满,法院再办理取保,于世文夫妇坚称无罪

据六四民主人士于世文妻子陈卫消息;因纪念六四死难者被关押2年3个月的于世文在监视居住6个月后 ,法院又要为其办理取保一年。


郑州陈卫:昨天(2月15日)于世文被监视居住半年期满,今天早上管城区法院任庭长打来电话说准备给于办取保候审一年,让下午去法院办手续。我当即在电话中表示反对,坚称法院必须给结论,于到底是否有罪?于被无缘无故关押了2年3个月,又被监视居住了6个月,现还要取保1年,这说不过去。你们要么让于彻底自由、要么再把他收监。任庭长认为电话中说不清楚,让下午去法院面谈。下午三点左右我和于到达法院,于去时拿了一个装有毛巾、牙膏牙刷和换洗衣服的袋子,于告诉任凯庭长和陈志强副庭长他没有担保人,来了就不准备回家了,让把他收监算了,反正在外面的大监狱还不如里面的小监狱清静自在。任、陈劝说无果,最后对我们说他们也给领导汇报汇报情况,我们两口子先回去再商量一下,下周再作决定。2017、2、16


蔡英文将任“文总会长” 国民党忧冲击两岸交流




台湾媒体报道,中华文化总会(简称"文总")第6届执行委员会于15日召开,会上通过了包括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副领导人陈建仁在内的258名新会员入会。此前台"总统府"方面曾表示,依照惯例,文总的新会长是由历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出任,这意味着蔡英文最快将在15天后的会员大会上,出任新会长。

对于蔡英文将出任文总会长一事,15日晚间,洪秀柱在出席国民党台北市党代表联谊会举办的餐会上表示,"不知道他们意欲何为啊?大家都知道这个当局整天就是在'去中国化'、去中国化,你想中华文化复兴的重责大任,放在他们的肩膀上,可能吗?我真的怕,以后文总会变成什么样?不要面目全非了!我们非常地担忧。" 

国民党"国发院"院长林忠山认为,蔡英文若担任会长,将对两岸交流活动造成负面冲击。

最高法原副院长奚晓明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中国官媒通报:2017年2月16日,天津市二中院公开宣判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受贿案,对被告人奚晓明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奚晓明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奚晓明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经审理查明:1996年至2015年,被告人奚晓明先后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经济审判庭副庭长、民事审判第二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者职务和工作中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案件处理、公司上市等事项上提供帮助,认可其亲属收受以及本人直接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4596934亿元。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709律师王全璋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

2月15日,709律师王全璋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
Lawyer Wang Quanzhagn Indicted for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709家属的情人节“大礼”



我跟文足前些天一起谈论709案子,笑说:"李文足情人节最大的礼物,有可能是

丈夫王全璋被起诉到法院。"文足一脸怪异:"这也是我收礼物史上最特别的礼物了!


一周前,我跟李文足拖儿带女来到天津二分检,得知2017年2月14日是王全璋律师
在检察院的最后期限,真有点苦笑不得。
不管怎样,政府连你的基本人权都不顾了,哪还会顾及你的感受?
当时我们就说:"哎呀,如果全璋能够在2月14日取保,那可是大礼。如果2月14
被起诉到法院,那也是"大礼"!左右不过都是大礼,所以,2017年2月14日,
注定是李文足的收大礼的日子。而且这大礼,当天无法得知。

2017年2月14日,我是盼着全璋能够取保,那样文足可以歇一歇了。
还记得7月底我跟文足,二敏在天津二中院被法警拖拽着扔出法院,看着二敏姐坐在
法院的台阶上哭得撕心裂肺,文足跟我都忍不住痛哭。

我们一群简单的家庭主妇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确认一下丈夫的开庭日期就这么难?
几十个法警如狼似虎般的把我们从二楼拖拽下来,扔到大门外。

后来文足跟我说,她看着二敏姐的状况实在艰难:没经济来源,又要照顾90多岁的
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公公,为了要丈夫的逮捕通知书被四个警察殴打......李文足对我
说的话,我至今记得。
她说:"姐,我盼着二敏姐的丈夫先回来,这样她就不必再受罪了!"






















后来,二敏姐的丈夫先回来了。我们看着二敏也从老实巴交的家庭主妇,变成敢怒斥恶警的女汉子了。我们都为她高兴!
这一年,文足从没有指责过我一句,她面对的挖苦打击不只来自国保,但她每次都说:"姐,我支持你。"我所做的每一件旁人眼里有风险的事,她都站在我身边。
她从不计较我遮盖了她的光芒,也对人们的讥讽、攻击和误解痛苦,但转头她还会站在我身边,信任我。她可以放下自己的事,去顾恤和她一起痛苦艰难的709家属。
人们看不到她所做的,但是我知道。没有她,根本就没法坚持到后来家属抗争陆续的兴起。她犹如纯净水,无法浓烈,但是正是这水的纯净,成就了709家属抗争的持续。dbbdaeb7e0804dea86ed684c38a6af44 jpg mobile
她是真真切切盼望二敏姐能够早点"解决"自家的问题!所以,这一次,我对文足讲:我盼望2月14日全璋先取保回家,但是你以后还要陪我继续为和平呼吁!我需要你!不管这次李文足收到的大礼是什么(明天才会知道),我们709家属已经为自己丈夫预备了三份礼物。清单如下,大家慢慢看。但是若说情人节爱的含义,真爱不只限于男女情爱。
d7e3c54ddf6246a99cf0de225a9345bd jpg mobile
怎么?你没看过《冰雪奇缘》吗?情人节好好看一下吧!
 709家属王峭岭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
附礼物清单:
李文足送王全璋的三份礼物:
1、2016年12月18日,李文足行政诉讼公安部抹黑709家属,北京东城区法院不予立案,不给裁定书 2017年2月13日,李文足行政诉讼,起诉公安部至北京市二中院。以此作为送王全璋情人节礼物。
2、2016年12月25日,李文足民事诉讼共青团中央抹黑人权律师王全璋,北京东城区法院不予立案,不给裁定书。 2017年2月13日,李文足民事诉讼,起诉共青团中央至北京市二中院。以此作为送王全璋情人节礼物。
3、2017年1月17日,为王全璋在天津二看的体检、病例等情况申请信息公开,天津市公安局回复不在公开之列。2017年2月13日,向公安部进行行政复议,以此作为给丈夫的生日礼物。
 王峭岭送李和平的情人节礼物清单:
1、2016年12月25日,王峭岭民事诉讼共青团中央抹黑人权律师李和平,北京东城区法院不予立案,不给裁定书。 2017年2月13日,王峭岭民事诉讼,起诉共青团中央至北京市二中院。以此作为给丈夫的情人节礼物。(抄袭李文足)
2、2017年1月17日,为李和平在天津一看的体检、病例等情况申请信息公开,天津市公安局回复不在公开之列。 2017年2月13日,向公安部进行行政复议,以此作为给丈夫的生日礼物。(抄袭李文足)
3、2017年2月13日向天津市公安局提起信息公开:把李和平化名李小春的决策人的姓名,职务。想弄明白,他改李和平的名字依据的是哪一条法律?这个情人节礼物小了点。


女间谍毒针杀害?马来西亚警方回应“金正男在吉隆坡机场遇害”

韩媒称 金正恩长兄金正男在马来西亚被两名“女间谍”毒针杀害
韩联社消息称,韩国政府消息人士14日表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长兄金正男(46岁)13日上午在马来西亚遇害。马来西亚吉隆坡警察总局的有关人员向媒体表示,警方正在对韩国媒体的消息做进一步跟踪。
有线电视网络TV Chosun称,金正男是在吉隆坡机场,被两名被认为是朝鲜女性毒害的。两名嫌疑人昨天(13日)上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杀害金正男后乘坐出租车逃走。
韩国KBS电视台的报道称,金正男在机场被两名女性用毒针杀害,行凶后两名女子乘坐出租车离开。马来西亚警方推测嫌疑人可能为女间谍。
韩联社报道称金正恩成为金正日接班人之后,曾两度派人暗杀移居海外的金正男都不成功。
金正男是金正日和夫人成慧琳所生的长子,而金正恩、金正哲均为金正日和高英姬所生。
公开资料显示,金正男童年在苏联度过,青年时曾经留学瑞士、日本和俄国,所学专业是电脑科学。他于1995年被金正日授予人民军大将军衔,先后任朝鲜国家保卫部海外部门负责人、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宣传部指导员、朝鲜国家公共安全部负责人、朝鲜电脑委员会主席等职务。
另据东方日报报道,马来西亚全国刑事调查总监莫哈末沙烈证实,46岁的金正男在周一上午在吉隆坡国际机场准备登机前丧命。他说:“目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金正男遭人谋杀,警方暂将此案列为‘猝死案’处理。一切仍有待剖验报告,才能作最后定夺。”

韩媒称金正恩长兄金正男昨在马来西亚遇害。



据韩联社14日消息,金正恩长兄金正男昨在马来西亚遇害。




刘正清:【长沙霾中忆天勇】


2016年12月28日,为办谢阳案,我困在长沙——看守所要用足"48小时内应当安排律师会见"的最后一分钟,才能让我见谢阳。在焦急的等待中本来心境就不好,天公又通人性似的应和着——雾霾遮天蔽日,整个长沙仿佛潜入茫茫的霾海里。想出去遛躐看看长沙的雾景,不戴口罩像我这样的肺功能断不可为;戴口罩吗?我前一天才从成都飞来,在那,戴口罩是有伤党国脸面的,是要被有关部门喝茶约谈、或被传唤查明动机的。不知长沙如何?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凡事以不误正事为原则,我就只好忍痛舍弃,一个人闷在宾馆的寓所里。长沙是我的故乡,朋友颇多,闷得太久了,想邀朋友过来吃饭聊天。正要打电话时,我想起了因关注谢阳而被失踪的江天勇律师。在吃饭也有可能被犯罪的"盛世"里,为了消除当局假想我聚众关注谢阳之惧,也只好作罢!一切为了明天的会见不出纰漏。于是在宾馆静思与天勇相识的点滴。

天勇与我初次见面于2011年秋初,之前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网上也有过交流,有共同的政治理念。故虽初次见面,却又似相知相熟的朋友,彼此倾吐衷肠,毫不防范对方——那是"茉莉花"风暴落幕不久,天勇刚刚从被指定监视居住的魔窟中出来,到广州后通过吴镇琦律师约我到其住处聊。我虽出来有三、四个月了,但恐惧仍挂在脸上,这也许是所有动物受惊后的共性吧,需要时间来抚慰。看得出,他的脸上亦如此,虽也有笑声,但逃不出一个同样受惊者的眼睛。我们互相交换了被指定监视居住魔窟中种种酷刑和非人道折磨。没有高调,平平常常,话虽不多,句句实在!像一对刚逃出围猎场的兔子,相互舔舐对方的伤口和血迹。

我们命运相似,我们都当过老师,都曾怀着一个济世的梦,半路出家考律师。生在这个时代里,活着固然想给这个世界做一点事,添一份光明。然而,我们得到的却是侮辱和牢笼。我曾二次正在执业被抓坐牢,在看守所里,我见过形形色色的泼皮无懒,或生活所迫偶尔失足的社会底层者,为了多吃一口饭,是怎样将兽性的丛林法则和只有人性才具有的奴性完美地集于一体。我杂在中间被他们欺侮过,但我受得了,因为这不过是动物的生存法则而已,并未伤及你的灵性。然而,在被指定监视居住的魔窟中,我们不仅要受酷刑的折磨,我们作为人的灵性还要遭到践踏和蹂躏。我们没有罪,我们只是追求光明与正义,动了既得利益者的奶酪,为当权者所不容。他们为了打断我们的脊梁、自信和傲骨,他们要我们不停地写悔过书、保证书、自污、自辱……;还要媒体先审在电视上认罪自辱;听北京的其他朋友说,他们要戴黑头套,北京的政治警察还逼他们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在中国有的是虐杀知识人灵性的遗法,雍正之于钱名世;毛泽东之于邓拓、吴晗……,从此让你自卑、让你的话语权自我剥夺,让你心中的光明被熄灭,让你的傲骨被折断。

我完全不明白这帮家伙究竟要把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和还有点灵性的人要整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猫在吃老鼠之前,必先戏弄它以彰显自己变态的虐待狂和优越感,让你自惭形秽!这种残酷比一切肉体上的戮杀更为邪恶!

天勇知道他们的企图。为了重振我们的自信!重新燃起我们心中的希望之火!在广州几十人的聚餐上,天勇坦坦荡荡地向世人告白:为了不让自由之火熄灭,他写很多悔过书、保证书,但没有出卖灵魂和朋友!不要纠结于此而中了魔鬼的圈套!从此,我们、还有被迫写过保证书的信仰者(如法轮功修炼者)昂首挺胸坦然面对,将雍正、毛泽东等魔鬼虐杀灵性的遗法破解于无形!

天勇自然直率,少于世故。确实也得罪过人,也许有些责任在天勇这边,但那是朋友间的误会和真诚,是公而非私。是梅槐花枝上的刺头。与之交往有安全感。他对中国的民主事业在滋念滋,不计外界的毁誉。

"茉莉花"事件后。原以为广州民主活动受到重创,广州应该会清静一段时间了。没想到我们出来后,广州的民主活动不仅没有消停,反而比之前更活跃了,也增添了不少新人。正如林子大了,也就什么鸟都有。人多了,自然各种意见也就多起来了,免不了有观点之争,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民主就是这么回事。但由于缺少民主规则的训练,其中也不泛夹杂少数个人恩怨之争。虽然现阶段我们不可能有组织,也不可能有谁领导谁的问题。但天勇不怕别人误会其自视民主大佬指挥别人,他非常关心广州民主活动的健康发展;针对广州律师之间的不正常争吵,大概是2014年上半年,天勇特地从北京到广州,希望我从中劝和。然而我无心介入,我也无此威望。并非乡愿圆滑,而是在民主无序时,需要冷观静察!

针对抓"特务"的互相指责,天勇非常痛心地对我说:"广州冒头的律师不少,但没有湖南、山东律师那样有战斗力,律师间不要这样互耗了。单就律师业务这块没什么'特务'工作可做的,一切程序都是公开的,没什么秘密可保,就算他是国保'线人'也没什么可怕的,该做的事他也得要做,我们律师都专业人士,谁也蒙不了谁!只要一件事越轨,马上就会穿帮、报废!"。

因我没有答应他这一请求,不知他还找过别的律师没有?由此可见,不难看出天勇对民主法制事业的真诚和执着。所谓"劝和"者,我以为必须具备两个条件:要不有涉事者双方的请求;要不是德高望重者得到涉事双方的认可或尊重,否则就会落个"自讨没趣"。然而,天勇不在乎会不会有"自讨没趣"的结果发生。

天勇本可成为一个盆满钵满的商业律师,然而他一直战斗在追求中国民主法治的第一线。十年前为弱势群体维权,为法轮功信仰群体甘冒被打被丢牌的风险,捍卫国家法律和当事人的基本权利。在营救高智晟律师、陈光诚等受难同胞中有他的身影。果不其然,他被"丢牌"了,但仍保有律师资格。莫大的中国他竟成立不了自己能掌控的律师事务所,也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敢接收他执业。失去了以律师身份执业的平台,并未使他退缩,而且他越战越勇。有人称其为律师界的"侠",名符其实。"茉莉花"事件后,为揭露"洗脑班"这一法外施刑的罪恶机构,他先在四川被拘、被打,后又在黑龙江的建三江被拘达半个月,还被打断几根肋骨。

前两年天勇和其他二个律师在微信上撮合由理念相近的律师参与的"中国人权律师"聊天群,以交流律师业务、办案经验,及传播民主法制。然而为当局所不容。各地律师均遭司法行政的约谈警告。后因意见分歧,他沉默了一段时间,听说在群里还与李和平律师"对骂"过。

"709"律师被大抓捕后,在网上也很少看到他的发言。有人说他退隐了,但我坚信在这波民主大潮中天勇绝不会缺席!我太了解天勇了。果不其然,去年李和平被抓,他嘱我为和平写点东西;今年他又身体力行跑到湖南长沙声援谢阳律师,结果被失踪。据网传是因别人的身份证购票,他拿此票乘车被抓。这并不是法律禁止行为,不存在伪造身份证的嫌疑呀!就如用你的身份证购台手机或电话卡给我使用一样,这是我们之间可以任意处分的私权利啊,至于铁路部门有此禁止性规定,姑且不管其是否合宪合法,也未触犯关于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何至于竟被失踪?!天勇是一个有自由之身的合法公民,为什么亮明自己的身份就不能自由迁徙,这是什么世道?!

天勇,你在哪里?朋友猜测你可能还在长沙,和谢阳关在同一看守所。我刚从会见谢阳的看守所出来,我正沐浴在长沙的雾霾之中,我们近在咫尺,我又能为你做点什么?唯有写东西寄托我对你的思念!相信:天下没有不散的"霾"!!

刘正清
写于2016年12月29日修改于2017年2月2日

艾未未2017难民题材新电影《人流》面世,将于今年上映



艾未未2月10日在Instagram发布消息:
在2016年,我拍了一部关于难民情况的电影"人流"。这部电影是一个关于难民的全球性研究。 我们的电影团队由25个拍摄组组成。我们在包括孟加拉国,法国,希腊,德国,匈牙利,以色列,伊拉克,巴勒斯坦,约旦,肯尼亚,黎巴嫩,马其顿,墨西哥和土耳其在内的22个国家进行了拍摄。我们访问了许多国家的40多个难民营,采访了几百人,包括难民,非政府组织,志愿者和政治家。 我们经常谈论难民危机,但没有难民危机,只有人类危机。我们的社会已经失去了对人类的关注,变得更加不可预测,分裂和危险。我们需要创造一个尊重人的尊严和同情心的现实。 #humanflow #人流







德国选情民调:中左翼政党支持率上升 默克尔选情不妙

请点击路透社中文报道原文

路透柏林2月13日消息 - 德国Bild报道 ,周二即将公布的INSA民调显示,德国三大左翼政党有望在9月份的选举中合计获得足够高的支持率,击败现任总理默克尔所在的执政联盟(CDU)。

德国画报在该调查公布前称,这将是"很长时间以来"中左联盟首次能够获得足够高的支持率,将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CDU)赶下台。

2013年前次大选后三大左翼政党就曾经获得了组成联盟的足够票数,但之所以未能结盟,主要是因为德国社会民主党(SPD)一直反对与极左派德国民社党(Linke)联手。之后三大政党的支持率下跌,在INSA民调前远低于构成多数派的水平。

调查显示,社会民主党有望获得30%到31%的支持率,与上周持平;民社党有望获得10%的支持率,绿党(GRÜNE)有望获得7%的支持率,这三党的支持率之和为48%。

根据调查,基督教民主党及其巴伐利亚姐妹政党支持率为30%,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s)有望获得5%的支持率,其他较小党派的支持率料低于5%的门槛。

只有支持率超过5%,一个党派才能在议会中获得议席。(完)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权平煽颠案周三开庭 法院设障排除律师




















转自自由亚洲 ,请点击查阅详情

归国留学生权平被控“煽颠国家政权”罪,将于周三(15日)开庭审讯。但两名代表律师受到法院刁难,试图排除他们于门外,两律师表示会向吉林高院提控。权平因计划穿著讽刺习近平的文化衫,上街抗议而遭当局罗织罪名检控。(吴亦桐/程文报道)

代表权平的维权律师张磊周一向本台表示,接获权平家人的电话通知,案件将于周三(15日)开庭,但律师并未接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怀疑法院企图安排被告在无律师代表下开庭审讯。

张磊:家属告诉梁律师说15号(2月15日)开庭,但我们也没有接到通知,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他们应该提前3日以上通知辩护律师,这种情况来判断的话,目前延边州中院的作法肯定是要非法排除我们辩护律师参与的情况下悍然开庭。从目前这个架势来看他们肯定不会让我们上法庭的。

另一位律师代表梁小军表示,北京司法局周一约谈他们,试图说服他们退出代理案件。

梁小军:我也刚从司法局回来,然后司法局也谈了下这个案件,就是当地打了小报告,就说这个案件很复杂,希望能够不代理之类的。

两位律师指出,在接受权平父亲权赫的委托后,已向延边州法院告知委托事宜,并提交了法律规定的完备手续;上周五(10日)下午,他们突然接到主理权平案的合议庭电话,称根据吉林省高院规定,代理法轮功和涉国家安全案件的律师,需补交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介绍信,否则对其代理资格不予认可。

梁小军认为,延边中院完全违反刑诉法规定,试图在剥夺权平和律师的诉讼权利,他们就此向吉林高院提告。

梁小军:法官(李东信)说的,法院说的,吉林省高院就有一个内部规定,第一是危害国家安全的;一个是法轮功案件,必须由司法局出示介绍信,肯定不给你开啊;我们就是要求高院释明有没有这个内部规定,实际上是一个控告。

本台致电曾接触两位律师的法官,接听电话的男士拒绝回答他的身份。当记者问及法庭是否要求两名代表律师需具备介绍信时,对方要求记者与法院宣教处联系,记者多次联系但电话无人接听。

法院工作人员:嗯,这个进展情况是跟我们宣教处联系,我们个人无法对外表达进展情况。

现年29岁的权平曾留学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是推特和脸书上活跃的中国用户,曾多次发文声援709律师及良心犯,并公开纪念六四死难者。去年因计划在10月1日国庆日,穿著写有批评习近平标语的文化衫上街游行,于前一日9月30日遭国保秘密拘捕,日前被正式起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家人一直在官方威胁中对外封声,官派律师因不断游说家人接受认罪,令家人产生怀疑,本月初正式委托北京维权律师梁小军和张磊代理此案。他们上周踏入延吉地界时,即被多个不明人士全程跟踪和偷拍,加之法院设障及北京司法局的约谈,更让两位律师感觉案件“异常”。



















请释明有无限制律师代理案件之规定的函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寇昉院长:

我们是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梁小军、北京市同翎正函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磊,是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正在审理的权平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被告人权平的父亲权赫为其委托的辩护律师,我们接受委托后,于2017年2月9日向延边州中级法院告知了委托事宜,并提交了律师事务所函、委托书、律师证原件(查验)及复印件等完备的委托手续。

2017年2月10日下午晚些时候,自称本案合议庭成员的李东信(音)法官致电我们,称我们还需要补充“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的介绍信”才符合代理条件。

我们在电话中对此提出异议,我们表示:此条件明显超出《刑事诉讼法》关于律师代理案件的规定,于法无据;而且也不合情理,因为我们并不是北京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北京市司法局显然没有理由也根本不会给我们开具什么介绍信。但李东信法官称,这是由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规定在全省范围内统一执行的标准:凡是名义上关于国家安全的案件,外省律师代理的,必须由代理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开具介绍信后,吉林省的法院才认可其代理资格,否则,对其代理资格不予认可。

听闻此语我们十分震惊,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盖因:第一,这种说法的违法性是如此的明显,我们难以相信竟然会出自一名专业法官之口;第二,我们此前在中国其他任何省份都未曾听闻如此违法之规定;第三,我们不相信作为国家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特别是对于法律规定应当是非常熟悉且具有一定权威性的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竟然会制定出如此违法的规定;第四,但是,来电显示的李东信法官使用的0432-2586112的电话号码却正是此前两天我们无数次在延边州法院的大门口拨打却始终无人接听的该院刑庭的电话之一,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说这个话的人不是法官,也没有理由认为他会完全没有依据的说出此种会严重侵犯我们律师以及当事人权平的诉讼权利的要求来。

故此,我们提请贵院向我们释明以下事项:

一、贵院是否自己制定并向全省法院特别是延边州中级法院下达过“在吉林省,凡是名义上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外省市律师代理的,必须由代理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介绍信”的规定、文件或者政策?(如果制定有该规定、文件或者政策,请提供给我们一份复印件。如果是不成文的政策,也请将其内容整理复述给我们。)

二、贵院有无向下级法院转达过其他党政机构所制定的“在吉林省,凡是名义上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外省市律师代理的,必须由代理律师执业机构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介绍信”的规定、文件或者政策?”(如有,也请提供。)

三、贵院是否向下级法院特别是延边州中级法院下达过诸如“某些类型的案件可以超出《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办理,可以对代理律师额外设置法外条件”的文件、规定或者政策?(如有,也请提供。)

以上问题,十分重大,关系到我们能否顺利为当事人权平提供法律辩护,且关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能否正确实施,关系到国家法制的统一和法律的尊严,故我们十分严肃的向贵院提出以上释明请求,请依法回复。



                       提请人:梁小军
                                       张   磊
                      二O一七年二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