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王全璋案2017年2月27日情况通报》



2017年2月27日上午10:20,李文足、王泉泉、程海、余文生,在王峭岭的陪同下,来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诉讼服务大厅。 我们先后打了王全璋案主审法官周虹的电话,得到的回复是周虹不在。余文生、程海要求将王全璋的辩护手续,交给周虹的书记员,但是该书记员拒绝接受辩护手续,说必须征求主审法官周虹的意见,并告知余文生、程海,王全璋现在还没有律师。我们又打了刑庭的内勤电话,内勤说找周虹,最后也没找来。我们又打了监察室投诉电话,监察工作人员回复说也没有找到周虹,并拒绝了我们的投诉。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实际上都是在推诿。一直等到中午法院下班,我们也没见到周虹,问诉讼服务大厅接待人员找谁,得到回复只能找主审法官。此行等于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拒绝接受程海、余文生递交王全璋的辩护手续。程海、余文生只能回北京后用EMS快递的方式向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递交王全璋的辩护手续。

下午两点程海、余文生律师,在李文足、王泉泉、王峭岭的陪同下来到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程海、余文生律师向守门武警出示律师证及会见手续后,进入了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第一道门,又向第二道门守门警察出示律师证会见手续终于进入了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在办理会见的窗口,程海、余文生律师将王全璋会见手续及律师证递交接待警察,那个接待警察对余文生、程海律师的辩护手续进行了极其苛刻的审查,态度极端恶劣,在查会见手续没有任何瑕疵后。接待窗口多名警察纷纷离开窗口,程海、余文生只好在窗外等候。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半左右,天津市公安局的李斌,又出现在程海、余文生面前,这次他代表的不是天津市公安局,这次代表的是天津市第二看守所,告知程海、余文生,天津市公安局派他来的,说王全璋在检察院阶段,曾经有一个声明,"声明不要家属聘请的律师,也不要办案单位找的律师",所以看守所拒绝程海、余文生会见王全璋。程海、余文生据法力争,看守所均以"无法"方式应对。程海、余文生律师一直等到看守所下班,只好离开了看守所。对看守所的行为,程海、余文生明确向李斌表示要对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第二看守所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控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