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便衣骚扰威胁江天勇父母,派出所试图安装监控













江天勇父亲于2月21日对外透露:今天有三名便衣,自称是公安局的,他们手里拿着几张报纸,说江母接受了外国人的采访,让外国人压他们,说江的母亲睁眼说瞎话,江的母亲很生气,说:"是,我的一只眼瞎了,但我说的是事实,你们公安局的眼没瞎,却在说瞎话!我儿子到今天失踪整整三个月了,到现在也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
视频:江天勇父母在儿子失踪后泣血寻子



请点击查阅自由亚洲:警方试图在江天能父母家附近安装监控

709案被捕律师江天勇已被当局秘密扣押三个月,派出所警察周日(19日)到江天勇父母邻居,试图安装监控摄像头被邻居拒绝。当地一名副镇长也向江父发出警告,不要接待外媒记者或网友的来访。江天勇妻子亦呼吁当局,在丈夫被监居的地方安装监控设备,藉以增加透明度。(吴亦桐/高锋 报道)
被扣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向本台透露,江天勇父母居住地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涩港镇的派出所,周日(19日)到江父邻居家中,试图安装监控摄像头,但被邻居拒绝,邻居面对江家其中一个主要进出的大门,如果安装监控摄像,警方对江家的访客可尽收眼底。另外金变玲也透露,当地的一个副镇长近日亦曾到江父家中,警告其不要接待外媒记者或网友的来访。
英国独立电视台(ITV)不久前到江家中采访并播出采访视频;之后包括德国、瑞典、瑞士、荷兰四个欧洲国家的外交官,便到江家探望。金变玲认为,安装监控摄像头是派出所受命国保,试图对江天勇父母严密监控。
金变玲:这些应该都是国保指使的,派出所去执行的。到今天江天勇失踪已经整整三个月了,到现在我们家属也不知道他关在哪里?这个摄像头应该安在江天勇被指定监视居住的地方,我也想申请监控录影,看看江天勇被失去自由的这三个月,都遭受了什么。呼吁不要打搅江天勇父母的生活,如果你们把江天勇放了,也就不会出现媒体采访或这么多人关注这个事情了。
本台拔打了涩港镇派出的的电话,一位当班警员称这是"天网工程"的需要。
派出所警员:装摄像头是我们挑三个地方,然后是建立天网,就是那个摄像头装在主要位置上,是有利于以后破案的。
官方资料显示,天网工程是公安部与资讯部联手,为城市安全和管理需要对固定区域进行即时监控和资讯记录的视频监控系统。早在2013年已在中国各城市建成。郑州维权律师马连顺认为,警员所称的天网工程完全是一种藉口。
马连顺:不要相信他说的那个,肯定不是(天网工程),这和陈光诚那个案件一样,就是他要对每个角落实行监控,没有正当性。
异见艺术家艾未未周日在推特和Instagram ,上载五年多前(2011)采访江天勇的录影,视频中江天勇详细讲述了在当年的中国茉莉花事件时,他遭国保秘密拘押的两个月期间遭受酷刑的经过。金变玲担忧丈夫在此次失踪的三个月期间,亦遭同样的非人道对待。
金变玲:之前江天勇都没有跟我详细说他在里面经历了什么,我看了艾未未这视频之后,我就想江天勇失去自由这三个月,又传出李春富、王全璋、李和平还有谢阳律师遭受的都是严重的酷刑,所以我更加担忧江天勇这次经历的酷刑更加的严重。
维权律师江天勇曾多次被国保秘密扣押和施以酷刑;709事件后,江天勇为被捕律师奔走呼吁,去年11月下旬到长沙看守所了解谢阳情况及探望谢阳家属后,在返京时与外界失联;其后江天勇父母收到当局指定监视居住通知书,指江天勇涉缣"煽颠"罪行。律师和家人多次要求会见遭拒,目前仍不知其具体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