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7年3月23日星期四

“ 脑袋被驴踢了 ”天津三中院再刁难709家属和律师


2017年3月22日上午,我和余文生律师、李文足一起来到天津二中院大厅。余律师打通709案王全璋的经办法官周虹的座机,书记员一听是王全璋的律师,立即说:"周虹法官不在。"我拿起电话拨通刘毅法官的座机,也是书记员,干脆利落笑答"刘毅法官不在!"我早就习惯了这样的谎言,我只是问:"李和平案在3月5号已经满三个月了,现在是什么状态?"李书记员嘿嘿一笑,回答说:"不清楚。"
我说请你转达刘法官我的询问。
李书记员赶紧说:"咱得说好,您情绪不要激动!"我反问:"上次我打你了?"李书记员一愣道:"那倒没有!不过您上次确实激动!"他指我上次说刘毅法官"缩头乌龟"。我笑道:"我可保证不了。不过你可以打110,叫警察。"他说:"那我就不转达了!"说完就挂了。
下午,小马哥(马连顺律师)赶到,我们变成了一行四人。我跟小马哥说:"上午书记员连转达都不肯,下午我就说,我请了我的律师陪同,帮助我'情绪稳定'!"小马哥哈哈大笑,我也颇有信心。结果,在二中院安检大厅里,余律师年轻步健,先我们一亮律师证就被放行了。小马哥我俩一路聊着进了安检大厅,安检看完他的律师证非让他行李过X光机。小马哥怒斥安检头目:"律师不用安检!"那个头目继续不依不饶坚持安检。那个头目说一句:"请你过安检!"小马哥就大声怒斥一句:"律师不用过安检!"来往了五六次,小马哥道:"你把律师过安检的条文拿过来我看!"那个警号120072的家伙(就是去年带着法警把我跟文足二敏扔出二中院的人)跑进去打电话请示。这时围观的一个拿着公文包的陌生律师愤愤道:"天津的法院就是差劲,脑袋个个被驴踢了似的。律师根本不用安检!"我看他骂的过瘾,对他颇有好感,接上一句:"对,就是被驴踢了,才有2016年8月,审理709案!"
这时候,120072法警匆匆过来,又要查小马哥的律师证。这真验证了"脑袋被驴踢了"的话,那高大英武老兄,愣是不看律师证上的起止日期到2017年5月31日,非说年检的公章是"2015年度",当然了,2016年初审的不就是2015年的工作吗!(北京律师的律师证是个例外)。
其实,都是说辞。如果小马哥不是我的律师,一晃律师证就放行了!
后来小马哥终被放行,我们大家都笑道:你是来稳定峭岭情绪的,结果自己被逼的先"情绪不稳定了"。小马哥也道:"现在是一来天津就容易生气!天津不是个好地方!"
小马哥给刘毅法官办公室打电话,没人接了。大家都认为法官是假装不在。
以前是刘毅法官不敢出来见李和平的辩护人,现在又加上周虹法官不敢出来见王全璋的辩护人。你们怕什么?
去年8月初,你们央视上审709的牛逼自信去哪里了?
缩头也没用,你们已经是历史名人了!谢阳、吴淦都让会见律师了,为什么李和平和王全璋不让?合理的推测是,和平全璋遭受酷刑致残!

709家属 王峭岭 
2017年3月23日